起點學院課程

音頻社區|最右APP“彈幕一起唱”功能測評

0 評論 6049 瀏覽 2 收藏 22 分鐘
15天0基礎極速入門數據分析,掌握一套數據分析流程和方法,學完就能寫一份數據報告!了解一下>>

編輯導語:說到唱歌的APP我們首先想到的就是“全民K歌”,但最近,最右APP有了一個新功能“彈幕一起唱”;那是怎么樣的一個操作方式呢?本文作者對最右APP中的“彈幕一起唱”功能進行了詳細分析,我們一起來看一下。

本周體驗了一下最右app,在發現板塊有一個置頂的模塊叫做“彈幕一起唱”的功能,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彈幕功能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潛意識里彈幕都是文字,彈幕怎么能一起唱?

所以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戳開了這個功能進行體驗。

一、功能介紹

整體來說,這個功能是基于語音彈幕實現視頻發布者和觀看者之間的互動;視頻發布者可以發布一首歌曲,自己唱的或者錄制的都行;視頻觀看者可以像發送語音一樣按住下方按鈕發送語音彈幕,和視頻一起唱,多人一起跨時空的合唱。

音頻社區|最右APP“彈幕一起唱”功能測評

“彈幕一起唱”功能主頁面

二、核心功能體驗

該功能的用戶從內容生產和消費的角度分為視頻發布者和觀看者兩類,視頻觀看者又細分成發彈幕的和不發彈幕的。

接下來我一人分飾三角,講述一下我作為不同角色對不同細分功能的使用體驗。

音頻社區|最右APP“彈幕一起唱”功能測評

體驗角色分工

1. 功能一:發彈幕

看視頻和發彈幕的是這個功能的主流用戶,發彈幕的操作并不復雜,下方的藍色button指引非常明確,按住即可發送語音彈幕,這個操作在微信的教育下應該是老少都會了,沒啥學習成本。下面按照發彈幕這個動作分為前、中、后三段說一下我的個人體驗:

1)【發布彈幕前——找不著歌】不知道是不是我不符合最右app的大盤用戶畫像,往下滑了四五個視頻才找到一首能夠一起唱的,也就是會唱的,感覺參與成本很高。

個人理解如果希望更多的人基于歌曲內容互動的話應該引導用戶盡可能發布大眾耳熟能詳的歌曲才對,比如周杰倫或者許嵩?(暴露年齡系列)

2)【發布彈幕中-開始時間不明確】雖然大家對于歌曲副歌部分的想參與的熱情是一致的,但是副歌前完全沒有任何節奏點的提示或者引導,幫助不同的發彈幕用戶拉齊時間點。

由于大家對節奏的判斷不同,以及操作的手速和網絡延遲不同,十條副歌部分的彈幕有十個不同的節奏,真是災難。

當然這個問題解決起來有點麻煩,可能需要標準化視頻內容,或者增加對視頻內容的解析算法,精準找到副歌位置。

3)【發布彈幕中-時長有上限】可能是為了降低聽語音的成本,畢竟語音彈幕太長的話內容消費成本很高,所以語音彈幕有時間上限;單條語音彈幕是15s,但是這樣簡單粗暴的切割對于跟唱來說確實不友好。

可能產品初期是希望用戶單句單句的跟唱,實際上操作下來,單句跟唱的話一停下來又需要找到下一句的切入點。

站在用戶視角我希望一口氣唱完,結果因為時間限制兩度被中斷,錄了兩遍都沒有完整唱完(翻了一下評論,像我一樣錄了兩遍的用戶還不少)。

4)【發布彈幕后-直接就發送】語音錄制完成后沒有一個確認環節,直接就發送了,其實是有點不符合預期的,我下意識的希望再確認一遍自己是不是跑調之類的。

雖然可以理解為簡化過程提升效率,但看視頻本身就是來打發時間和玩兒的,為了提升交互效率可能不太說得通。

其實在打車的時候觀察很多出租車司機也有這樣的習慣,為了緩解長途無聊,司機師傅們會在微信群里聊聊日常。

雖然不明白是出于二次確認的動機還是其他需要,但是觀察到的大部分出租車師傅都習慣自己說一遍,然后再播放一遍自己發送的語音。

5)【發布彈幕后-沒有明確反饋】彈幕較多的情況下,找不到哪條是自己發布的。

雖然我未必真的要再聽一遍自己的語音,但是用戶在完成一個動作的前中后期都會希望得到一些反饋;比如錄制過程看到頁面跳動的音頻知道自己的聲音的確被錄進去了,發送成功后也希望看到產出的成果;比如我發布的彈幕從屏幕上飄了過去,類似b站發布彈幕之后,自己發布的內容會加個框,讓用戶有所預期。

否則總有一種好像我沒存在過的感覺,音頻也混在了眾多合唱中,彈幕也沒有辨識度,不知道自己到底發成功了沒有;通過一條條點擊音頻查看是否有刪除按鈕可以找到自己的內容,自己的內容右側會有刪除按鈕,其他人的語音彈幕右側是靜音按鈕,但是這個過程的查找成本很高。

音頻社區|最右APP“彈幕一起唱”功能測評

跳動的音頻證明我來過~

2. 功能二:看視頻

只看視頻不發彈幕的吃瓜觀眾十三承擔了既看視頻又看彈幕的工作,觀看視頻的操作也很簡單,和抖音的交互邏輯類似,上滑就可以查看下一個視頻;但是比較原始的是單擊不能暫停,只是出現暫停鍵,然后需要再次點擊暫停鍵才能實現暫停,可能是防止用戶點擊彈幕時候的誤觸吧。

下面是對于功能使用的一些主觀體驗:

1)【整體內容單一】由于語音彈幕的場景限制,該板塊的視頻內容比較受限,基本都是唱歌視頻,文字介紹也大都是“來和我一起唱吧”;不喜歡主動參與的用戶基本上沒啥內容可消費的。

2)【多人合唱不同頻】部分視頻里面的跟唱彈幕要么是節奏不對,要么是唱的實屬一般,關掉彈幕只是不飄彈幕了,但是聲音還在。

如果想要定向屏蔽某個聲音,提升整個視頻的觀看體驗,需要一個個點開彈幕去聽他人的語音,然后決定是否要靜音該用戶。

3)【合唱的效果差】即使是大家都唱的還行,合唱也未必好聽,1+1未必大于2,一堆小姐姐跟唱的《想見你》是唯一一首我覺得唱的比較齊;而且因為只有女生在跟唱所以整體視聽體驗比較和諧的。

音頻社區|最右APP“彈幕一起唱”功能測評

許光漢的視頻聚集了一種迷妹的合唱,或許粉絲團體是可以主打的場景

4)【彈幕樣式略丑】雖然理解視頻彈幕的特殊性,希望增加基于樣式增強彈幕的存在感和互動性,但是還是覺得這個樣式有那么一丟丟丑。

5)【存在粗暴搬運的視頻】可能是已經許久沒有官方人員去運營和維護了,有很多明顯可以看出來是從B站和鯨鳴App搬運來的視頻,搬運的視頻甚至畫質還比較差,所以讓人缺乏互動性。

關于鯨鳴App:2020年1月份左右的時候,阿里巴巴推出了一款以語音彈幕功能為主打的K歌產品“鯨鳴”;這是一款針對學生及白領群體的創新型K歌App,產品定位于通過發送語音彈幕體驗唱歌社交;這也是國內首款將語音彈幕應用在K歌App上的產品,不過很遺憾的是,這款產品目前也已經下架了。

6)【音頻內容消費成本高】視頻沒啥看的,評論也沒啥看的;習慣性的點開評論區,只有許多條音頻,音頻內容的消費成本極高,不點開播放完全無法消費內容,點開播放前也沒有任何預期。

有的唱得好,有的唱的差,大多數是還是唱的一般般的普通人;雖然音頻長度有上限,但是幾個十五秒加起來,十來分鐘就過去了。

有這個時間在抖音怕不是已經刷完十幾條視頻了,不怕耗時間,怕的是又耗時間又不好玩。

7)【評論區只是一個音頻存儲池】找了一圈都沒發現輸入文字評論的地方,結合評論區全都是語音,沒有任何文字信息;說明這個評論區不是傳統理解的評論,而是儲存用戶上傳的所有音頻的地方。

那么,沒有任何文字互動的話,其實發布者不能得到任何除了點贊數和彈幕數以外的反饋,觀看者除了聽歌和聽音頻也沒有更多可消費的內容。

8)【評論區默認按照時間正序】評論區的邏輯是按照熱門程度也就是點贊數排序,點贊相同的情況下按照時間正序排列,即發布時間靠前的評論也靠前。

這帶來的問題就是看不到最晚發布的也就是最新的,我自己的內容。

時間正序的另一個問題是靠前的評論內容時間都比較久了,讓人感覺這里沒有互動,或者互動頻次很低;也許這里曾經是一個熱鬧的廣場,但是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別人的狂歡雨女無瓜。

3. 功能三:發布視頻

在每一個視頻的觀看界面右上角都有固定的上傳視頻按鈕,任何時候你想發布視頻都可以點擊右上角發布自己的跟唱視頻,視頻發布頁面如下圖。

在正兒八經發布了一個視頻之后,我有了如下的碎碎念:

音頻社區|最右APP“彈幕一起唱”功能測評

視頻發布頁面

1)【視頻發布前】看視頻過程中,除了內置的這個視頻發布按鈕可能會傳達這么一個“你也可以試試來發布自己的視頻”信息以外,沒有更多的引導,普通用戶很難有發布視頻的動力。

比如說對于停留時間較長的、參與過彈幕發布的視頻,可以在觀看過程中給到Tips指引“點擊右上角,也可以發布你自己的跟唱視頻哦~”,刺激更多的內容生產。

2)【視頻發布中】可以看到發布頁面其實非常簡陋,并沒有太多的引導,輸入名字和一段話并上傳你的視頻即可。

發布的門檻極低,沒有明確的對于應該發布哪一類內容的說明,也沒有對視頻的畫質、音質、長度等有任何要求。

甚至我錄屏了一段網易云的歌也是可以成功上傳的,時長長達一分半且花了20s的前奏才進入唱歌部分,顯然這類的視頻是不適合快消費的短視頻生態的,大部分用戶可能沒等到高潮部分就上滑看下一個視頻了。

3)【視頻發布后】視頻發布后,大概率會想做這么幾件事:看一下自己發布的視頻、等一等有沒有其他人的互動、分享給自己的朋友。

首先,由于社區只有語音彈幕沒有文字彈幕,意味著發布出去之后只會收到寥寥的點贊和一些語音跟唱的彈幕,彈幕的內容只會是歌曲,而不是用戶之間基于歌曲的交流和互動。

這種彈幕很難讓人和人之間產生連接感,類似那種我們只是拼個車,不會聊天,旅程結束我們就沒得關系了,不要和我聊任何歌曲之外的東西那種感覺。

此外,頁面暫時沒有做分享功能,所以我沒法分享到微信和我的朋友一起互動,只好截了個圖發給小太陽,邀請她陪我一起玩。

她需要下載App、注冊、搜索我、找到我的視頻、然后跟我互動,鏈路太太太長了;不過內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最初沒有做分享功能是可以理解的。

4)【視頻發布后】視頻發布者有一個特權是可以pick語音彈幕,只有被作者pick了的彈幕才可以上墻,其他都會存儲在評論區,對于平臺而言,省了不少事,熱心的作者會去保障視頻的觀看體驗。

但是對于不熱心的作者,要么就沒時間去pick,所有的內容都不放出來,導致發彈幕的人怎么都看不到聽不到自己的彈幕,要么就懶得挑選全都上墻,然后整個視頻簡直是災難(而且我覺得不熱心的作者可能占到了大多數)。

三、產品價值

正好這周看了蘇杰老師關于產品價值的分享,所以就從這個角度談一談我對“彈幕一起唱”這個功能的淺見。

他將產品價值分為了四層,分別是:

  • 發明價值(抄襲可恥);
  • 用戶價值(東西有用);
  • 然后是商業價值(能賺到錢);
  • 再是社會價值(理想情懷愿景)。

所以,值得肯定的是,“彈幕一起唱”功能有發明價值,只要是人無我有,即具有發明價值,也就是創新價值(不過時間有點久,我不確定最右先有的還是鯨鳴先有的這個功能,這里只說功能本身)。

創新有兩層:

  • 第一層首先是與目前文字彈幕形式相區別的語音彈幕;
  • 第二層是找到了和語音彈幕功能非常契合的場景——唱歌(合唱/跟唱)。

一方面只有唱歌的場景才能讓用戶在觀看視頻的過程中有開口的沖動,之后才會有把這個錄制為語音彈幕發布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只有語音彈幕能滿足唱歌場景下的互動,否則,視頻里播放著背景音樂,彈幕里飄過一句句重復的文字歌詞,視頻的音樂和用戶的文字很難跨次元互動。

除此之外,基于語音彈幕的功能,產品還做了很多特色的適配和微創新;比如由于語音不能顯性可見的特點,視頻上既不合適飄過語音轉文字的內容(那就是所有人都是同一句話了),也不適合只飄過一個頭像和語音的樣式(存在感太弱);因此產品設計了非??鋸埖哪J樣式,每一條語音彈幕飄過的時候都會出現一條蟲,多條語音彈幕的時候視頻里就會飄過五顏六色的蟲。

此外,基于單條彈幕的點贊功能,一定程度上可以幫助用戶去篩選優質的音頻,提升音頻內容的消費效率。

不過,有發明價值未必就有用戶價值,比如說實驗室里的很多研究都沒有落地場景,因此沒有用戶價值。

那么“彈幕一起唱”的功能有用戶價值嗎?它滿足了什么場景下哪類用戶的什么需求呢?

我的理解是,一起唱歌并非用戶真正的需求,真正的底層需求是像在最右app里面看段子和評論一樣,找到一些有趣好玩的內容來消費,并基于對同樣內容的興趣產生互動。所以我理解“彈幕一起唱”是希望做成一個音頻社區,而不是讓用戶在這里一起唱歌的工具。

因為一起唱歌并不是剛需,對于喜歡唱歌的人而言,唱歌是剛需,但可以用全民k歌,而不是“彈幕一起唱”;對于想要一起唱歌的人群來說,一起唱歌也不是剛需,基于一起唱歌進行線上或者線下社交才是剛需。

那么在剛剛的體驗過程中,其實有很多覺得不太理解或者體驗不太流暢的點,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音頻內容的特殊性,不得不做這樣的一些產品設計,比如限制時長,比如設計特殊的彈幕樣式;但是這些并沒有解決核心的問題,即音頻內容的互動性非常差。

由于用戶生產音頻內容的門檻高,很多人覺得自己五音不全什么的,根本不會參與發彈幕。

隨機用紙飛機調研了幾位最右的用戶,都表示不會發布彈幕,下面這個截圖里面的回復來自于一位最右app的四年半老用戶。

音頻社區|最右APP“彈幕一起唱”功能測評

對于不發語音彈幕的用戶,沒有文字評論的發送選項意味著他們沒有辦法參與這場狂歡盛宴,在這個功能中屬于沒有姓名的路人甲。

而社區互動的主戰場評論區的內容千篇一律全部都是音頻,且都是同樣的幾句話,缺乏互動性的原因:其一是內容重復性高,其二是消費成本高,想從幾十條音頻里找出一條你覺得贊同的且想點個贊與ta互動的效率太低了。

正如開始提到的,音頻內容消費成本極高,花了時間未必能聽到好的內容;音頻的互動性差導致的直接后果是社區內容消費閉環難以形成,消費者無法高效的消費內容,生產者無法得到有效反饋,產生創作的熱情,用戶與用戶之間沒有基于內容產生連結,也就不會對社區產生粘性。

所以大家都選擇做文字彈幕而不是音頻彈幕是有原因的,創新不難,但是產品的核心還是要找到用戶價值,「用戶-場景-需求」三板斧。

有了用戶價值未必能盈利,但是沒有用戶價值很難產生商業價值。最后,在掙錢的基礎上,再來談愿景,談社會價值。

#專欄作家#

李濤,微信公眾號:檸檬two,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新人產品經理,專注于產品求職分享和社交/社區賽道產品思考。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CC0協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起點學院課程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